JAPAN | Honshu Kyoto Heritage Sites 京都世遺

收錄京都最完整的世界文化遺產寺廟型錄。
日本行: JR之旅 (1/4) 合掌村 (2/4) 京都 (3/4) 大阪 (4/4)

借助JR Pass最後期限,從東北的高岡市抵達舉世京都。在逗留的八日裡,採集遍布京都的世遺寺廟、宮殿,堅毅且不懈地完成踩點。

Kyoto Heritage Sites

Day 11 Kanazawa to Uji 金澤到宇治

金澤的葉草上少許碎冰,無法積出雪景,兼六園就不重遊了。JR特急雷鳥回到京都駅,往宇治方向的六地藏,拜訪醒瑚寺傲人的楓景。

Daigo-ji 醒瑚寺

可惜楓園已化作枯山水,行程延期的後遺症。

Kyoto World Heritage Daigo-ji
Kyoto Heritage Sites Daigo ji

正午在車站候車,這時烏雲才消散,可悲的雨人體質。繼續南行往宇治,抹茶的故鄉。

Ujigami Jinja 宇治上神社

跨河參訪宇治上神社,兩棟小廟堂,但其見證歷史的價值是肯定的。

Kyoto Heritage Sites Ujigami Jinja
Byodo-in 宇治平等院

回程中參訪夕陽下的平等院,數株殘存晚楓與人潮,不影響淨土的安寧。

Kyoto World Heritage Byodoin
Uji Byodoin

放棄晚燈的拍攝,街上一碗抹茶烏冬驅寒。

JR Pass回到京都駅,取出大背包到二條(Nijo Dori),結束7日的奔波。

Day 11 Kamo River Bike Tour 鴨川行

一台自行車在古都遊走,開始感受生活的溫度。

北行途經鴨川,藍天白雲下逗鴨賞鳥。

Kamomioya Kyoto

零度的早晨,耳根及指關節麻木刺痛,開始質疑通行方式。

下鴨神社周圍樹木稠密,陽光難以穿透,只好先行參觀上賀茂神社。

Kamigamo Shrine 上賀茂神社
Kyoto Heritage Sites Kamigamo Shrine
Shimogamo Shrine 下鴨神社

沿著小溪再度回到下鴨神社,光線還是略嫌不足。

Kyoto Heritage Sites Kamomioya
Kitano Tenmangu 天滿宮

中午前,走入人潮擁擠的天滿宮,學子們忙於祈福備考。

Kitano Tenmangu Shrine

回民宿途中,在北野商店街買了色彩繽紛的生菓子充飢。午休卻無法安心,不假思索即出發往二條城(Nijo-jo),德川先生的御用飯店。

Nijo-jo 二條城
Kyoto Nijo-jo

天黑前趕往京都都廳舍辦理桂離宮之參訪事宜,並在雨落下前成功躲進珈琲廳。

晚間在老日本餐館用餐,鄰桌的老奶奶手抖唇顫的點了一支煙,流露不屈的人生。

Day 13 Kyoto Arashiyama 京都嵐山區

夜半利物浦英超獲勝,今日氣溫、心情皆宜人。一路安全騎到嵐山,在天竜寺(Tenryu-ji)門口靜候。

Tenryu-ji 天竜寺 天龍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Tenryu-ji
Kyoto Heritage Sites Tenryu-ji Travel

後院連通竹林の道,意外發現身上懷著的禦守出處,心中感恩萬分。

Arashiyama Kyoto

牽車上山尋訪祗王寺,看著園藝師撿起青苔上的每一片落葉,細膩用心的維護著。

Gio-ji Temple 祗王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Gio-ji Temple

短暫的幽靜後,下山騎往西芳寺,路經渡月橋及鈴蟲寺,在路邊筆錄著當下的心情。

Saiho-Ji Temple (Koke-dera)西芳寺

出發前請魏兄以明信片的方式,預約參訪『苔寺』庭園。

來自各國的遊客在佛堂靜候,住持引領誦讀『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木魚與缽聲交疊響奏,誦經也需要音樂天份。

書寫心願祈福後,一行人前往庭園觀賞苔蘚。

Kyoto Heritage Sites Saiho-ji
Kyoto Heritage Sites Koke-dera
Saiho-ji Moss

步道木橋與苔蘚的交疊,似是有所安排,卻又那麼的自然。直到烏雲來訪方捨得離去,半路的降雨也休想澆熄內心的喜悅。

日落時分雲雨放行,在三條商店街用餐,驚覺對日式餐飲的認識,皆源自蠟筆小新…

Day 14 North-West Area 京都西北區

出門前拉筋暖身,為步行的這一天作準備。 3公里漫步到竜安寺,內庭的枯山水聞名已久。

Ryoan-ji Temple 竜安寺 龍安寺
Kyoto Ryoan-ji
Ninna-ji Temple 仁和寺

仁和寺為帝王修佛場所,清淨之餘略帶輝煌,庭園卻因整修而受鷹架阻擾。

Kyoto Heritage Sites Ninna-ji
Kyoto Ninna-ji

旅途中的一杯珈啡一縷光,就足以驅散愁雲慘霧,邁開寬心適意的步伐前往金閣寺。

Rokuon-ji (Kinkaku-ji) 鹿苑寺 (金閣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Rokuon-ji

烈陽下的閣樓金碧輝煌,優雅的屹立在湖畔上凝望。苑內人群擁擠,慶幸隔著庭湖不影響取景,但仍礙於單向行進而無法久留。

Kyoto Heritage Sites Rokuonji
金閣寺 京都

公車前往西北的高雄,台灣高雄“打狗”的由來。終站高山寺,免不了的爬梯健行。

Toganōsan Kōsan-ji (Kozan-ji) 栂尾山高山寺
Toganōsan Kōsan-ji

『日出先照 高山之寺』,安慰多年來的艱苦。

Kouzanji 栂尾山高山寺

常在異域步行中思考、懺悔,每趟旅程皆此;逐一檢討過去的差錯,反複的被愧疚感吞噬;然後原諒並接受最終的結果,在褪色的地毯上,面對陽光重新出發。

Day 15 Kyoto City 京都市

天未亮就騎自行車抵達西本願寺,在等候室裡取暖。

Nishi Hongan-ji 西本願寺

寺廟過於巨大難以拍攝,內心其實不知所措,而最在意的是那株葉落無痕的銀杏。

Kyoto Heritage Sites Nishihongan-ji
Kyoto Heritage Sites Nishi Honganji

距離一個街廓的東本願寺,廟堂一樣宏偉壯碩,彼此間的關係我就不深入探討了。

Higashi Hongan-ji 東本願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Higashi Hongan-ji

不會拍攝龐然巨物,也看不懂細節,只好改道約定的桂離宮。

Katsura Imperial Villa 桂離宮

以10人為一團遊園,園藝疊景、涼亭賞月,一杯酒水議論國愁,完全戳中吾身所望。

Katsura Imperial Villa
Katsura Villa Japanese Garden

導遊真誠看待,並剖析園主兄弟在細節上的用心,蘇鐵松柏、湖景、四季亭,腦海中上演著賓客沉醉,意猶未盡而流連忘返的情境。建築專業多次拆穿造景的技巧,導遊也驚嘆騙不過行家。

Kyoto Heritage Sites Katsura Villa

哼著曲子騎往東寺,護城河伴白鶴守護著。

To-ji Temple 東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To-ji Temple
Kyoto Travel To-ji

市區內的寺廟皆是龐然巨築,堂內旅客議論著藥師佛手印,吾心疑曰:佛求無相…

Fushimi Inari Taisha (Senbon Torii) 伏見稻荷大社 (千本鳥居)

伏見稻荷大社前的市集,續緣一份廣島炒麵。千本鳥居內源源不絕的人潮,消耗了不少耐性。

Fushimi Inari Taisha

終站左鄰的東福寺,地域遼闊的賞楓庭園,青苔落葉依然引人入勝。

Tōfuku-ji Temple 東福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Tofuku-ji

意外發現的方丈庭園,八幅精彩之枯山水,細賞下發現皆過於具象… 我只是一個凡夫。

Hojo Garden 方丈庭園

回程陽光灑在臉上,所以臉頰曬傷了…

三條商街裡珈琲下午茶,剩餘的時光裡,輕輕感受淡季裡浮現的在地文化。

Day 16 Kuramahonmachi 鞍馬本町

松屋的納豆生雞蛋拌飯,傳統早餐怪異的口感。出町柳駅電鐵前往鞍馬山,鞍馬寺山門就在車站不遠處,小段山路就看見神社,並非地圖標示的遠。

Kurama-dera Temple 鞍馬山 鞍馬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Kurama-dera Temple

因颱風樹塌,前往貴船神社的山路被封堵,只好沿著公路繞道而行。

約1小時到達神社的燈籠梯,今天陽光意外的一直陪伴。

Kifune-jinja Shrine 貴船神社
Kyoto Heritage Sites Kifune-jinja Shrine

在回程的電車上,發現鞍馬寺只走了半程,錯過了金堂。

步行途中飄起細雨,路上只有我身著雨衣,似乎撐傘才是王道。退房後到路口的珈琲廳休息,鬆餅果腹的同時,書寫下內心的嘮叨。

傍晚告別多日接待的餐廳老少,搭公車到五條站,沿途的奢華標榜著踏入都會中心。 安頓好心情後,到先斗町巡察。

Kyoto Old Town

跨時代的木構街巷,燈紅酒綠的日系料理,觀光客的最愛…

Day 17 Northeast Kyoto 京都東北區

一早經過花見小路與哲學の道,步行前往慈照宮。

Higashiyama Jisho-ji (Ginkaku-ji) 東山慈照寺(銀閣寺)

銀閣寺建築東面依山,拜殿及觀音閣無法照到晨光,只好在拜殿靜候。發現工作人員扎馬步用掃帚,修繪地面的枯山水圖形,原來並非高僧所繪。

Kyoto Heritage Sites Ginkaku-ji

正午沿著哲學の道往平安神宮,缺少楓葉點綴,沿途只剩泥巴與枯葉。

Heian-jingū Shrine 平安神宮
Kyoto Heritage Sites Heian-jingū Shrine

走過新橋通及花見小路,前往建仁寺。

Hashimotocho Gion

寺內因網紅聚集而到處貼滿警告標語,已非屬佛門淨地。

Kennin-ji Temple 建仁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Kennin-ji Temple

一扇『風神雷神圖』屏風,以及震憾的『雙龍圖』,而深刻腦海的卻是達摩疑問的眼神。

The Wind and Thunder Gods
Twin Dragon Kennin-ji Temple

清水寺前更是熱鬧非凡,主殿因2020奧運而整修中,無緣拜會。

Kiyomizu-dera 清水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Kiyomizu-dera

住持以一個渾厚有力的『災』字,結錄日本的2018,實際上全球亦然。

Letter of the year 2018

日落前拜訪三十三間堂,1001尊觀音像、對稱的三十三開間,家人的信仰我默默的祈願。

Rengeō-in (Sanjusangen-do) 三十三間堂
Kyoto Sanjusangen-do

晚間好天氣宣告結束,冒雨到便利商店用餐,美食暫時還未能納入旅程。

Day 19 Farewell Kyoto 再見京都

今天Liverpool 2-0確定榜首過聖誕,賴床慵懶的吃著點心。中午在河原町的珈琲廳擬稿,人生處於無法言喻的渾沌。

午後循例拜訪高台寺(Kodai-ji),在庭園前靜坐修心。

Kōdai-ji Temple 高台寺
Kyoto Heritage Sites Kodai-ji

繞了一大圈走回民宿,晚餐一份正統的燒麵告別京都。睡前在房裡寫著明信片,手寫字還是那麼的醜。

京都9天跨時空的與世遺相處,以旅行的方式短暫體驗異域世界。

Kyoto Heritage Sites Map

下一站重回21世紀的大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