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 Honshu JR Travel 本州JR之旅

一張JR Pass七日卷彷彿打通了日本的任督二脈,從東京到名古屋、京都、廣島、金澤,充分應用JR的便利。
日本行: JR之旅 (1/4) 合掌村 (2/4) 京都 (3/4) 大阪 (4/4)

原9天的京都之旅因意外離職而延長,一張JR Pass打通了南北、串聯古今。

用來計劃行程的單線本,竟寫滿加藤教授指導的“日本傳統建築”課堂筆記,搜尋過的景點竟一一筆錄其中,令此程增添了一份情感。 臨行前的奔波加劇了雙膝傷勢,為減輕負重,只身著一套外衣,貼身衣物三兩;另類的“輕”旅行。

Japan JR Travel

Day 1 Tokyo Cityscape 東京市

夜半在桃園機場等候,臨別也不知該向誰道好,腦海複習著行程,尋找計劃破綻。EZ Nippon上網卡附送小別針,貼心的設計。

廉航椅背無法調整,頸枕顯得多餘。凌晨抵達羽田機場,置身於陌生環境中,不疾不徐的動作帶點冷淡,極其微妙的心情。

機場捷運直達淺草,會晤畏研吾的大作,勾起初出茅廬時的往事。

在客棧留下笨重的大背包,到淺草寺迎接只片刻逗留的晨曦。

Tokyo Asakusa

次站迅速劃過明星建築的表參道,陰天裡毫無生氣,似乎被渲染得太過用力,實景意外的反差。

Tokyo Omotesando Map

越過銀杏道先拜訪明治神宮,雲層鋪天蓋地壓境。鏡頭下應當亮麗的紅楓園,缺乏輪廓光影而心存遺憾,然心中卻對賞楓燃起希望。

Tokyo Meiji Jinggu
Tokyo Meiji-Jinggu
明治神宮 楓葉

在涉谷短暫感受人口稠密,淹沒在黑衣人潮裡。

爾後輾轉來到銀座,在鑽出地表一刻陽光撒落,瞬間就驅離了都市的愁容,行人也顯得特別歡愉。我不猶豫,緊握這一份感觸直奔銀杏道!

Tokyo Meijijinggu Gaien

銀杏毯上佈滿璀璨的笑容,大家都沉溺在當下。

在銀座地鐵站歇息,顧及雙腳感受只能走馬看花。玻璃磚、LV及乳牛館… 只能說攝影師真的很厲害。

Tokyo Architecture

東京的建築簡約莊重,時而華麗優雅,與生活中搏鬥壓抑的情緒分庭抗禮。

Day 2 Kawaguchigo 前往河口湖

雨夜沉穩的一眠,一早手握考山櫃檯相贈的傘,於冬雨中前進。在新宿駅的海神麵屋告別東京,往河口湖出發。

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沿途山木枝幹光禿,南行賞楓無望。把行李寄放車站後到湖畔漫步,偌大的富士山消失無踪,隱身濃霧中。

用餐後小火車往淺間民宿,祈望煙幕早日消散。

Day 3 Fujiyoshida 淺間神社

漆黑的窗外不見山影,凌晨在街燈引領下找尋新倉山淺間公園。400餘階的樓梯,上氣不接下氣…

遠方莊嚴的富士山,寂靜中督促我逐夢要堅定。

Tokyo Kawaguchigo

早餐後陽光驅使下二度攀山,淺間神社巧妙的襯托出富士神韻。

Tokyo Mount Fuji

午後回到河口湖,以明信片寄存心思胸懷。

離別的公車繞行西富士,駛往南面的富士宮駅。東海道本線前往濱松,JR之旅起跑。

天竜川駅外,久闊的魏兄已騎車在等候。海都寒冬,身體終究是無法忍受,一頓豬排飯後聊著台灣失意的過往。

Day 4 Shizuoka Hamamatsu 靜岡縣濱松市

旅途中一如既往的早起,騎車往龍潭寺的路上,僅靠一杯珈琲抵禦寒風吹灌。

寺內庭園的楓樹依然盛茂,席地暢談日本戰國與建築史。

Japan Ryotan-ji

濱松市裡“有樂天錦”,家傳徒手製作的天婦羅丼,醬汁清爽炸物酥脆,其美味深深烙印在記憶中。

Japan Hamamatsu Travel

飯後濱松城公園裡漫步,回味舌尖上的餘韻。

機車在河堤上奔馳,冷風撲面而鼻水直流… 來到日客擁擠的小國神社,翠綠環繞。

Hamamatsu Oguni Jinja

晚餐的拉麵噴嚏不間斷,魏兄建議前往界遠洲湯屋溫泉泡湯,路上再次與強風拉扯。

Day 5 Nagoya 名古屋

告別兩日的款待,約定一日再會秋田的夢。

啟用JR Pass逃離海風肆虐,新幹線咻一下就抵達名古屋駅。拿出簡單的洗刷用品,寄存了大背包後,搭觀光巴士到德川家康府作客。

德川家康 Nagoya Castle

出發往中津川前,到戶外拜會參天的巨構築。

Nagoya Shinkansen Station

兩小時的鐵路到中津川駅,卻因看錯接駁車站牌而延誤,日落前才抵達目的地。民宿登記時限將至,但在陽光色澤驅使下,鋌而走險爬了一段馬籠宿。

Visit Magome
Magome Autumn Travel
Magome Beautiful Sunset

遲了20分鐘報到國小民宿(馬籠ふるさと学校),感謝舍監親切不怪罪。

重遊清淨的古驛站,視線穿越到夜行奔馳的江戶時代。

冬旅經驗不足,乾冷環境下雙腿痕癢難當,徹夜難眠。

Day 6 Magome 馬籠宿 & Tsumago 妻籠宿

大清早行人寥寥,拍照也僅路過的學童助陣。

Magome Morning
Magome Pass

陽光稍稍映入街巷時,我已啟程前往馬籠峠。

候車站發現淡季班次調整,只好孤身踏上中山道,一路上設置的熊鈴,喚起江西深山迷路的恐懼。

Magome Pass Hiking

中途的大妻籠,木構房舍工整,純樸的農家部落。

Tsumago Travel

全程2小時到達妻籠宿,太陽已高掛。用僵硬的十指,在候車亭裡書寫明信片,卻忘了參觀郵局內特定珍藏…

Tsumago Heritage
Tsumago Backpack Travel

南木曽町回到名古屋,慶幸沒忘記寄存的大背包。新幹線30分鐘到京都駅,換車再30分鐘抵達奈良,JR Pass彷彿打通了日本的任督二脈。

雙腳疼痛到達臨界點,登入民宿後只能就寢。

Day 7 Heritage Sites of Nara 奈良世界遺產

雙膝發炎懷著兩顆小布丁,只好取消晨訪興福寺,JR大阪線前往法隆寺。

Nara Horyu-Ji

晨光下松樹擋道,果真如劉老所述般,永遠拍不到陽光面。

法隆寺

從東院伽藍回到車站,已累計步行6公里。

奈良駅搭公車前往東大寺,巨型且複雜的木構造前,人畜顯得渺小。

Nara Todai-ji

主殿金堂更是壯碩宏偉,禮佛人潮源源不斷。

Nara Todai-ji World Heritage

公園裡漫步,小鹿並沒遞上神諭,前路依然迷惘。

Nara Kasuga Taisha

回程遇到加藤教授註解的興福寺五重塔,卻因趕路而錯過留影。

退房後到珈琲館稍息,一口咬在硬邦邦的可頌上,牙齒差點斷掉!原來誤食難辨真偽的樣品… 店員也沒發現。寄宿車站旁的客棧,連夜的雨,只得放棄左近的宇治改道廣島。

皮膚因乾燥起疹而痕癢難受,藥局職員提供的藥膏有效緩解,也買了一支潤膚露,旅行應對氣候的經驗不足。

Day 8 Heritage Sites of Hiroshima 廣島世遺

旅程的心情,都被疼痛的雙腿所掩埋,過去半年的治療宣告無效。小雨中艱苦的步伐,JR到京都駅再度寄存大背包,輕裝前往廣島。

廣島觀光巴士到首站 – 原爆和平紀念公園。

高空中閃耀一道光芒,熱氣團瞬間由正上方往下擠壓,玻璃爆破噴撒,鐵框也在高溫中融化,原爆後方圓內只留下圓頂屋的殘骸;子彈掃射、砍頭、屠村,不帶一絲憐憫,二戰的殘酷持續警惕著世人。

Hiroshima Atomic Bomb

步行1公里前往廣島城,慶幸休館而不必爬梯。

白鳥駅JR線到宮島口駅,細雨中渡船前往嚴島神社,建於海上而突破傳統規範的世界文化遺產。

Miyajima UNESCO Heritage

海上鳥居合影大排長龍,惟有移步楓葉谷。看著路旁厚實的落葉,可想像其鼎盛之繁茂,整座公園的楓樹落得一葉不剩…

細雨中禮品街遊覽,雨勢稍大使則到山坡上的豐國神社避寒。

Hiroshima Miyajima

日落前一瘸一拐的離去,希望雙腳明天能稍微恢復。晚餐空無一人的餐館,掌廚的老奶奶走到門口張望,突然一股悲從中來。

Day 9 Himeji 姬路城 & Kanazawa 金澤

天未亮即冒著寒風出門,從廣島搭乘新幹線到姬路,莫名其妙的行駛了2小時,看著窗外晴空變陰雨…

觀光街市的端點,是日本最為堅固的姬路城。在路線沒弄清楚下,不小心爬到天守閣。

Himeji Castle

新幹線打亂了節奏,只能放棄姬路好古園,直奔京都。寄物櫃拿了換洗衣物,再次輕裝出發往金澤。

雷鳥號上兩個半小時,全程陽光普照;直到踏入金澤兼六園的那一步,烏雲鋪天蓋地來襲…

金沢21世紀美術館,SANAA的作品,難以仿效的純粹。

21st Century Museum SANAA

傍晚金澤再往高岡市,烏雲化作大雨,合掌村行程堪憂。暗巷裡的民宿落腳,撐傘外出也只在車站地下層找到咖哩飯,荒涼的角落。

行程接續合掌村,淡季幸運的遇見初雪,感謝親眼看到的每一道景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