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Wuyuan North Route 婺源北線

尋訪漢民居: 武夷山 (1/5) 篁嶺 (2/5) 婺源東 (3/5) 婺源北 (4/5) 鷹潭&泰寧 (5/5)
Wuyuan Hanxu Cave

Day 8 Lost in Huirao Trail 徽饒古道

飢寒交迫的清晨,賴床在持續著。8:00a.m.走到路口,目送著兩輛班車離去,往理坑或靈岩洞都必須兩小時以後。

路過小客車到鄣山收10元,在鄣山則可轉搭機車到臥龍谷。上車後飄起雨,寒天下還是喜歡曉起的雪。計劃先到黃村的百柱宗祠避雨,司機卻建議靈岩洞,從最裡往回走,交通時間會較容易拿捏。

9:00a.m.到了靈岩洞,被榨取車費35元。

Wuyuan LingYan Cave

指示牌引領的階梯,一位中年男人尾隨身後… 詢問我今日行程,閒談下透露包車也只要20元。到了涵虛洞口,才知曉他管理員的身份,因農曆年間而遊客凋零。洞裡參觀須導遊領路,請我稍候。

等待的片刻,管理員說雨天的霧濛濛,石城會非常漂亮。停車場旁的山道階梯,可縮短往石城的距離,原道路步行8公里可要2小時,若有捷徑則可省下時間拜會百柱宗祠。

婺源涵虛洞

行徑匆忙的導遊小姐,為接待孤客而顯得不耐煩。洞內迷幻的燈光,把岩洞粉飾得燈紅酒綠…

山洞內敏捷伶俐的導遊小姐,SOP的敘述著各個寓言。額頭在慢跑中流下入冬後的第一滴汗…

20分鐘內就把中國國家4A級征服,我們是訓練有素的戰士。回程由快艇接送,穿梭於岩洞的內河道,一眨眼又回到了濛濛細雨。

冒雨前往蓮華洞,走了三百餘階抵達洞口…

“休息中,參觀請聯絡xxx-xxxxxx”幹!是不會貼在山下哦…

憤怒之餘,為了爭取消逝的光陰,到停車場即往側邊的石階梯走。沿路茶園山景,因天氣關係沒遇見農民。

Huirao Ancient Road 徽饒古道

路上偶爾的陰宅、墓碑,枯雜草叢間隱藏的猛獸,考驗著膽量與意識。人善天不欺,我對自然的信仰…

環境氛圍逐漸荒涼,氣息感知自己已遠離人煙,但卻實實在在的踏在人造階梯上,村落應該在前方不遠處,心裡嘀咕著。約兩小時後,石階穿越一座倉庫,對選擇重拾信心。環顧四周,依然了無人跡…

一路上心情緊張而放棄了思考,現在必須重啟停頓的思維,決定是否繼續前進,或按原路回頭。涉險的興奮,我決定深入探討…

茶馬古道的凶險

青石板階梯翻越了山脊,高聳的竹林遮擋了陽光,昏暗的路上飄起小雪。中午一點,3小時過去了,階梯上覆蓋著厚實的枯葉,心中還盼望著古村出現眼前…

望著石階快步走,突然在石階旁發現一坨排泄物,腎上腺素催促下開始狂奔…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多久,遠處突然傳來汽車的鳴笛聲,心跳加速下,不假思索的離開步道,大步往聲源方向直奔,這是我獲救的唯一機會!

前方的密林出現缺口,往前靠近,我身在斷崖邊緣… 山被劈開兩半,道路位於三四層樓高的懸崖下,又一大刀闊斧的傑作。冷靜下來後,往原路尋找可攀爬的斜坡,穿越密集的草叢,終於走到了馬路上。

站在路中央,攔住一輛路過的Range Rover,我高舉雙手表示沒有惡意。司機開啟副座的車窗,我離車窗2米外述說著經歷。何大哥是景德鎮人,從事建築工程,因合夥人家裡宴客所以路經此地。路過有緣,我也被邀請宴席上…

旅行路上迷路

合夥人94歲的奶奶離世,辦了紅白喜宴宴請全村,熱鬧非凡。道道佳餚與熱情招待下,樸素真誠的暖意我深刻感受。吃飽後圍爐取暖,閒聊家常…

何大哥載我前往石城,路上偶有土崩落石,天氣考驗著新開闢的道路。行駛間被痛責一番,迷路的地區是婺源與景德鎮市交界,離靈岩洞約20公里,大部分是未開發的原始森林。而青石板路則是徽州古驛道,已有上千年歷史,因村民常受猛獸攻擊,近二十年來已廢棄。何大哥載我到了石城,留給我聯絡號碼,說有需要可以到景德鎮市找他。

景德鎮石城

到了石城已3點,煩惱著回清華鎮的交通,村落卻只一台砂石貨車… 村口等了一會兒,來了輛小喬停在楓樹下,大哥可載我回清華鎮,但須等他辦些許事務。

石城楓葉

沒楓葉,也沒資料上介紹的石牆。買了瓶可樂慰勞驚魂的旅程,在屋簷下書寫著日記。15元的車資,5p.m.心力交碎的回到清華鎮。 到昨晚的小餐廳,點了茄子炒香腸,訴說著路上的經歷。

Day 9 Likeng & Zheyuan 理坑 & 浙源鄉

徹夜難眠,一早Momo傳來的天氣預報,這兩天將持續小雨,氣溫-1ºC至-3ºC間。

淋濕的Levi’s羽絨外套已風乾,值得信賴的新夥伴。班車站等候前往理坑的車子,小雨下也只我一人上車。沱口村的暫停,景色已明顯差異。

沱口村

經沱川到了理坑,撐傘走在廖無人跡的轉角,偶爾碰面的居民皆熱情歡迎入內參觀。

Wuyuan North Route Likeng Village

春霧籠罩下的山景,田野間的流水人家。沉思遙望,心情豁然開朗。

Likeng 理坑
婺源理坑

觀音廟裡祈福、許願,投下香油錢。

婺源理坑漫遊
婺源徽派建築
江西婺源春天
中國江西婺源旅遊

12:00p.m.的班車回到分岔路的沱口村。

Wuyuan ZheYuan
婺源沱口村

往浙源鄉的班車趟次間隔三兩小時,5公里而決定漫步。兩個小村落後望見浙源的六角塔,拖著隱隱作痛的雙腳遊覽。

婺源浙源鄉
Wuyuan ZheYuan

買了郵票,追問清華鎮的班車,2:00p.m.開走的已是末班。拐著雙腳回到村口大路,對每一輛路過的車子招手,最後逼於無奈只好再度漫步…

理坑司機說末班往縣城3:00p.m.發車,到沱口應該3:20p.m.左右,剩下20分鐘是跑不完這5公里路了。在田園邊運籌當兒,一輛頂篷三輪車緩緩駛來,輕聲喊了兩聲沱口,他即示意後座。蹲坐山芋堆邊,一路無語,回到了沱口村… 拍拍司機肩膀示意下車,笑著對我說了一串婺源語,掛著燦爛的笑容向我揮手離去… 助人為快樂之本,拒載的司機群都錯過了這一份喜悅~

不久班車到了,4:00p.m.回到清華鎮。放下了一些裝備後,到彩虹橋景區參觀。

Qinghua Town 清華鎮彩虹橋

宋代的廊橋,外觀雅緻。對所謂的唯一徽派古寺、財神爺寺感到無言。景區尾端還有小段徽州古驛道…

Qinghua Town 婺源縣清華鎮

入口、出口皆已上鎖,我被困在景區內… 只好翻牆越籬。 晚餐時重新規劃行程,交通不便迫使逗留時間延長,南靖土樓只好另覓緣分了。炒葷菜外,阿姨還夾了一些家常小菜。

Day 10 Dragon Valley 臥龍谷

早餐一碗香辣手工拉麵,等候臥龍谷車子,突發奇想… 寫個部落格作旅行日記,就像Han Ying的美食旅遊專區…

Wuyuan Dragon Valley

8:00a.m.到達臥龍谷,心裡猜疑金庸小說的哪個場景,蝴蝶谷?絕情谷?獨孤求敗?都不是… 只能請教Google了。

班車下一趟次9:30a.m.,而關山路程約4km。腳傷、細雨因素下,纜車觀山是不錯的選擇。然而天意弄人,今天獨我觀山而不予開放。

江西婺源臥龍谷

步步階梯纏繞著瀑布,水龍因連夜雨而顯得生猛,水石間的搏鬥。

Dragon Valley Waterfall

頂點拜會暴龍、白龍,經過多日的鍛煉,回程於雨中健步如飛…

準時回到售票中心,搭上剛迴轉的班車。在鄣山下車過個馬路,往百柱宗祠的班車也到了,上天給不放棄的我小小獎勵。

Hundred Pillar Ancestral Hall
黃氏百柱宗祠
Han Dynasty Chinese Architecture 漢民居

村口等著班車,巧遇靈岩洞大砍35元的司機,石城的經歷再次浮現… 15元車資,不然一定讓他難堪!

12:00p.m.回到清華鎮,阿姨的餐廳點了份炒米粉。買了個耳套,回到房裡收拾、清洗。躺下一刻,是這幾天最希望出現的那一刻。

衣襪晾不乾,也難怪居民不洗澡、不流汗,也只有我這過客才會滿山荒野跑… 晚餐前添購了厚棉衣、襪子。

阿姨準備了暖腳的電熱爐,晚飯溫馨愉快。阿姨念大學的女兒,天津外語大學法律系,和我一樣明天要離開婺源。細談著各自的夢想…

睡前看看筆記,想想,就叫《風旅行》吧~

Day 11 Sixi & Yancun Village 思溪延村

清晨6點起床、退房,氣溫下探-2ºC,晚間還會飄雪。背著偌大背包走在清華鎮,一條錯過的老街。

思口鎮的百貨商店寄放了行李,700m路到思溪延村遊客中心。套票的120小時已結束,只好另買了60元的單點票。

思溪延村
Sixi Yancun Village

天氣一如既往的灰濛濛,依然找不到適合的角度留影。馬來西亞的身份,意外得到屋主熱情招待,村落散發著濃郁的漢民氛圍。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婺源徽派建築旅行
延村徽派建築

一河之隔的思溪。

Wuyuan Travel Guide
思溪延村 徽派建築

村落四周滿佈施工中的新建物,在參訪零散的老房子時,相機鏡頭壞了… 沒有廣角的手機,不知能否撐完整個行程… 嘗試室內拍攝失敗後,安貞、琵琶的參訪也得取消了。

徽派建築 白牆黑瓦
Ancient Chinese Architecture

村口坐上開往縣城的班車,路過思口鎮領了大背包。到了長途汽車站,1:20p.m.往鷹潭的車票。兩小時的候車快被凍僵,吃了炒麵配陳醋後,身體稍微暖和些…

4小時的路上飄著雪,溫度沒有因南行而提升。5:30p.m.到了鷹潭火車站,看到了往龍虎山的公交車站,而我選擇先去長途車站採購福建的車票。

泰寧是跨省的唯一路徑,春運行程改變後第一個刪除的景區,緣分下我們還是相會了。 詢問車站旁賓館的阿姨,往龍虎山的K2路車有經過這裡,因此訂了兩晚的住宿。晚餐後想四處溜達,鄰近卻只有四列緊閉的工商建築,只好提早就寢。

旅程接續鷹潭&泰寧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