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Fujian Wuyishan 武夷山

尋訪漢民居: 武夷山 (1/5) 篁嶺 (2/5) 婺源東 (3/5) 婺源北 (4/5) 鷹潭&泰寧 (5/5)

小馬、Teck的幫忙下行程已安排妥善,卻因快遞延誤近三週而告吹。類型論選擇研究漢民居,相處整個學期的婺源曉起,時刻嚮往著山水田景。

古村過年的願望落空,抱著寒假剩餘的光陰,將行前的各方阻擾拋諸腦後,一意孤行的踏上江西漢民居之旅…

Wuyishan UNESCO World Heritage

Day 1 Night Train 長途夜車

機場落地窗外的陽光與睡魔在交戰,機艙內短暫的闔上雙眼,被在金門著陸東倒西歪的飛機驚醒,機長以壓抑著的平淡通報平安。

高雄的24ºC與金門8ºC氣溫落差下,身著薄T的我如同赤裸裸暴露在寒風中。可惡小三通的優質服務,把我的羽絨托運到了廈門,接駁車內窗簾緊緊裹著小部分身軀。登上和平之星,短暫脫離氣候的威脅,康師傅碗麵猶如雪中碳般呵護著。

最後下船的我快步到行李轉盤,撿起孤單的行李,取出羽絨一刻工作人員也笑了…

辦了電話卡聯絡了踏在同一片土地上的繆,即坐上L5公車離開東渡。二市站的BRT,原以為是電車、捷運,竟然是公車穿行的高架馬路,彷彿電影裡未來機動城市才有的設備。

錯過春運的擁擠,輕鬆買到往武夷山的火車票。離發車時間尚有9小時,走過地下廣場到梧村汽車站,沒有任何往南靖土樓的消息。在候車廳小憩當兒接到繆與小美來電,心裡運籌著是否武夷山碰面。

睡到飢寒交迫,才選擇鄰近最廉價的McD套餐。看著周圍身心疲憊的上班族,自己卻是眼神雪亮,研究室的時差開始在作祟。

11:30p.m.上了火車,薄薄的座墊、擁擠的車廂,算是體驗了春節的餘韻,煎熬的夜晚。

Day 2 Wuyishan Xiamei Village 武夷山下梅村

早晨的窗外,三明市落葉枯草的荒涼景色,多年前登上雪霸雪山途中,曾經有過類似的光影。研究團今天會在三明安貞堡,原計劃繞行一周後會在這裡碰面,沒想到數週後才出發。想著想著,湧出一些複雜表情的臉孔,行旅心情頓時消失無踪。

跨夜13小時的長途跋涉,終於也到了武夷山市,站前阿姨的家福賓館付了兩天住宿費。光陰黃金,叔叔的三輪機車立刻載我到下梅村,一位新媽媽導遊領路穿越迂迴的巷弄,講解著賣茶風光的過去。

Wuyishan Xiamei Village
武夷山下梅村
Wuyishan 武夷山下梅村

研究室參訪的項目之一,然因怪異的天色而對攝影興致缺缺。

China Village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China Ancient House

兩點多的下午,最後一班公車已然離去… 包車到大馬路也要60元,只好不斷攔截來路車輛,還是給我遇到出城採購的村民。 乘星村公車到武夷宮,天色尚早,宋街卻也快打烊了,生活時差一時還真無法適應。

China Wuyigong
Wuyishan China

走到三姑度假區的車站,氣溫已零下,到市區餐廳點了份炒麵,鎮江陳醋的藝術湊合下,實屬人間美味。短暫的停留,腳趾竟麻痺了,長年夥伴還是無法在這天氣下保護雙腳,想起當年登山的臨時裝備,添購了一雙雨靴。 回到民宿時,跟房東預訂了隔天跟農民走山天遊。

Day 3 Wuyishan 武夷山

清晨6:00a.m.,一位農民大姐(導遊)領我到早餐店,兩位廣東遊客已在等待。小貨車載到景區大紅袍,一行四人走過觀光茶園,前往拜訪六株原始野生大紅袍。

原為海床的武夷山巨岩,地殼運動下推舉至如今的海拔,岩區種植之茶葉取名大紅袍,品種繁多。原始大紅袍則是六株品種不一的母樹,周邊為培植的二代大紅袍,不懂茶道的我顯得興致缺缺。

Wuyishan Tea 武夷山大紅袍

走過觀光區後,大姐領著進入私人茶園,山谷間欣賞著沿路冰霜覆蓋的茶樹。

Wuyishan Tea Farm 武夷山茶園
Wuyishan Tea Farm 二代大紅袍

踏入觀光路徑時,已位在天遊峰頂的天遊閣,九曲溪與武夷山地形盡映眼底。

Wuyishan Geopark 武夷山地質公園

天梯緩慢下行,比對著上山的遊客。

Wuyishan Geopark 武夷山九曲峰
Wuyishan Trekking 武夷山九曲溪
Wuyishan UNESCO 地質公園

天遊不遠處的朱熹書院,“天性達學”應該是說人天生好學吧。

朱熹學院 Ancient School

回程中神聖不可攀的玉女峰。

Wuyishan 聖女峰

在武夷宮與大姐告別後,處理了幾張明信片。約2點回到武夷山市的公交總站,買了往上饒的車票(40元)。回火車站時路過崇安街,沒有研究團的消息,想想應該是不方便會面吧。

洗了隨身衣物,再看幾部電影,時差似乎因疲勞而得以調適,早早就寢。

Day 4 Express Bus to Wuyuan 長途快車

吃了拌麵即坐2路公交到總站,等了快1小時才坐上8:00a.m.的長途車。收到了研究團的訊息,昨兒因車子出了狀況而耽誤進度,只能說彼此緣薄~耳中一首Arcade Fire – Wake Up,屬於自己的旅程正式開始了。

路上白森森的松樹、厚實的積雪,雖只一小段山路卻已興奮不已,真想與政宏分享此刻的感動。

到了上饒依司機指示,坐上11路公交到帶湖長途汽車站。在櫃檯買了往婺源的票,還沒機會看清楚上饒的長相,車已行走…

1:30p.m.到了婺源車站,轉搭1路公交到老北街,卻沒發現往曉起的班車。一位機車司機說曉起班車在另一站,花了5元總算找到了。到曉起竟然要價15元,車資是行程中最無法挑戰的,看來我只能省吃儉用了。班車出發後路經老北街… 剛剛的機車司機還在忙著招客。 李坑、江灣後到了曉起,背著大背包往上曉起出發,熟悉的巷弄我神遊已久。

XiaoQi 曉起

在青石板路邊的菜園,一位阿姨在採菜。詢問後到她弟弟家做客,新蓋的房子準備經營民宿(數天後命名“珍珍飯店”),而我是第一位貴賓。

洗澡時,52ºC的水溫,看著表上的數據逐漸下降,洗完一刻19ºC… 驚險完成了任務。

旅程接續婺源篁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